• 重返交大二附

    “两个月前,我在这里!”我今天站在北京交通大学第二附属中学的操场上,这样对自己说。是啊,都已经两个月了,没有了每天早晨十个包子加一杯豆浆疯狂的我们,没有了在人来人往的窗外蹬着车来去匆忙的我们,没有了在操场上监督背书的我们,仍然存在的是每一个人的笑脸和他们的每一个拥抱。

    可爱的宁冰花没见到,还真是可惜,特意为她准备的立顿花茶只能由一样可爱的张金梅老师转达了。不过见到了刘喜娥老师,仍旧很忙,下午全是课,所以只能利用课间的10分钟时间聊了两句,后来还被一拥而进的学生打断。幸好有早就准备好的太妃糖,要不然肯定会把我拽倒的。总之,大家一切都好,一切都好就好。

    今天发现二外还是要学,梦魇永不结束。张金梅老师现在正在复习法语,准备职称考试。我本来以为忍受完了研考究可以和法语说Au revoir(虽然我更想说Au diable)了。没想到,即使是工作了,即使是一个不求上进的普通教员也一样要被法语折磨,我就这么惨吗?哭啊……所以说,那些自以为逃离了如来手心的孙猴子们,还是早点觉醒吧,千万别忘了修行,早成正果早踏实啊。

    明天还要考语言学。不知道上学起到底是哪根筋短路了,在学分以够的情况下选了这么一课,看来今夜宿舍的几位大人又要邀月共读了。本人正在积攒RP,希望能顺利通过,一切都早点结束。

     

    PS:法语中Au revoir做“再见”解,而Au diable是“见鬼去,去死吧”这个意思。

    PS:惠鑫的事儿要成,希望他一切顺利。

    PS:今天见识到了两个没主意的人买东西的情形。要这个不要那个……以后买礼物就叫别人代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