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紀念論文完成

    終于終于,拖到非要熬夜才能寫完論文地步。如果今天晚上你是和我聊過天的人,就會不停地收到我QQ的繁忙信息,格式如下:“論文奮筆疾書中…300060%”其實這個進度基本上每一個半小時要刷新一次。終于在深夜一點半的時候,它刷新到了:“論文已完成…5000100%”真是令人振奮,沁人心脾的消息啊……

    說到論文實在是難產。前些日子就假借這些論文的藉口,坐在電腦前一會兒翻翻書,一會兒寫兩個字,一會兒乾脆就去看動畫片了,幾天下來才300多字,讓人着急啊。不過現在好了,論文寫完了。明天,不,其實已經是今天了,還有一個工作的機會。這回一定要抓緊,不能再錯過了。

    說到看動畫片,最近看的是《蜂蜜與四葉草》。那真是一部很好的片子,簡直就是我的救世主一般出現的太及時了。裏面的故事好像就是我,爲人生而彷徨,為理想而迷茫。裏面有一個縂也找不到工作的,我覺得跟我一樣。所以這幾天變得深沉了許多,遇到什麽事情總是往人生啊、哲理啊上面去招呼,然後責怪自己太沒有出息。明明是一句話,卻説不出口;明明是一個電話,卻不願意拿起話筒;明明就是那麽簡單的事情,我卻做不來……這些事情卻也忘不掉,看到電話就會想應該要打一個吧才對得起自己吧?

    於是在最近幾日大風揚塵的日子裏,我還是會出去散步。風沙是可以逃避的,我不想逃避。自己是不可以逃避的,我卻永遠不願意正視。似乎在大風中,看不到遠方便也就看不到自己,似乎這土黃土黃的天空便應是它本來的顔色。在這樣的風中走來走去,污染肺,淨化心靈。後來我想到了游鴻明,那就是一種小孩子一樣的非常牽強的聯想。想到他的一首歌,那歌中如此唱到:

     

    天空啊下着沙,也在笑我太傻

                                              ——《下沙》游鴻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