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難受

    天氣熱,胸口悶。想拿可樂清醒一下自己,結果喝下肚子就往上反,一陣一陣的難受。現在外面陰天了,腦子也就跟著變了遲鈍。實在不知道手頭上有多少事情等待著去做,只知道是很多罷了,只知道很亂罷了,總之是無從下手就罷了。

    我在想,什麽時候天氣能夠放晴,能像那次我們爬香山一樣,有那么美的天空?我在想,什麽時候能夠真的下定決心,出走,出走,出走,走出這個萬惡的無聊的可恨的讓人消沉墮落的境地,走出也許是我自己劃下的牢籠,走出這充滿陷阱,讓人步履維艱的泥沼?

    困,累。而且我憎恨femiocracy

    ————————————————————

    PS:周日進行了吳王宋于峰會,地點在方莊上島咖啡。聊得還是挺痛快的,後來還去了大濤家。吳超倫和于海濤兩個人還是那么聒噪,不過後來我睡著了,什麽都沒聽見。

    PS:吳超倫從米國帶來的書我都看了,我覺得不錯。感謝吳超倫從那么大老遠把那么沉的書給我帶回來。

    PS:那天送Amy回家的時候被警察叫停。警察叔叔看了看我,說:“你不像喝酒了,走吧。”嗯,我倒是覺得有的時候喝點酒倒是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