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於夢想與希望

    都說春天到了,但滿眼還是灰蒙蒙的,樹木花草也不見抽條長枝。太陽偶爾溫暖一下,但還是冷得有點兒讓人受不了。我的申請還是沒有消息,既沒有成功的意思,也不是完全斷了念想。就這樣,夢想像是空中的風箏,憑著孱弱的一絲細綫,在風裏漂泊搖曳。這絲細綫,似要斷開的細綫,那頭維繫著夢想,這頭糾結著心靈;那頭變得越來越縹緲,這頭變得越來越疲憊。現在這個時候是不是還需要保留一點點不該有的希望?還是在遺憾痛楚之後釋然開朗?凡此種種又談何容易?

    我終于理解,砲聲隆鳴,硝煙陡起,戰士衝鋒,他們最不應該有的,便是夢想與希望。是的,我不是將軍,我是戰士。將軍可以縱橫捭闔,百戰而立功名。而戰士只有一場戰鬥,一回生死。我以前或者是現在,有了不該有的東西,並因此備受煎熬,束縛而不能灑脫。要忘記那些,無論成敗,在離開的時候轉頭看看這個戰場,然後便一去不返,不再挂念。

    ——————————————————————

    PS:首先,恭喜宋冉君拿到Yale的全獎Offer。我還有一句話送給宋冉兄,“苟富貴,毋相忘”。

    PS:最近似乎都在討論強制英語教育的種種不好。我覺得這多少有點兒逃避事實的嫌疑。我當然覺得強制英語教育確實有些不對,但是,作爲大學生、研究生或者高學歷層次的人才,如果自己不會外語,看不懂國外的期刊資料,搞不了交流學習,這恐怕是説不過去的。可以從中學開始選修一門外語,可以是英語、也可以是法語、德語、日語、阿拉伯語什麽的。你覺得英語你接受不了,可以選擇別的語言。不過,恕我直言,据我所知聯合國工作語言裏面,就數英語最簡單。萬一要讓學生們去自選,肯定還是選英語的多。我竊以爲,那些拼命叫好的,肯定是自己的英語沒有努力學,死活考不過,於是就跳起腳來駡街,說這個不好,那個不好,從來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那些說英語沒用的,其實是你們自己忘記了運用它,自己安於掙錢享受,不去為科技交流和發展作貢獻,這並不能説明它沒用。你們在工作中有多少人用微積分、用三角、用因式分解啊?難不成數學也不用學了?如此説來,你們還想學什麽?

    PS:上周末給章奇過生日,吃了麻辣誘惑。經過在雲南的鍛煉,我吃辣的能力顯著提高。還見了章奇、趙曉暢的幾個高中同學,大家最後又去了避風塘,直至子夜。最近這種活動很密集,也是能忘記一些煩惱的時候,我很喜歡啊。

    PS:聚會上,楊蓓向我推薦了一処按摩。周日的時候去了,說我有頸椎病和腰肌勞損。似是有那麽點兒道理。以後我得注意了。

    PS:《史記》看得是越來越有意思。不得不承認,司馬遷寫得是越來越好,後面的篇目往往比較靠前的篇目水準高。另外,我總結了一個推薦篇目,等看完了一並發上來,與大家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