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月二日

    六月二日,是散夥飯的日子。我們其實很不情願的都聚在了本部的金百萬,享受我們在大學時代的最後一餐。三位同窗因爲工作的關係沒有能夠出席,其餘的人都來了,都盡興了,也包括我。我醉了,第二次醉了。我失態了,第二次失態了。不過還是很高興,因爲這些年來想對大家說卻沒說出來的話,終于說了出來。我不承認我喝多了跟王志一樣,會變成一個很幽默的人,但是後來打電話的時候,敏敏說我喝多了確實在判斷力和邏輯思維能力上都有很大進步……或許我應該在高考或者是研考之前也和上個一斤半斤的……

    題外話不多說了,言歸正傳。這四年來大家相處得很和諧,一直相敬如賓。由於大家住得比較遠,男生在北區,女生在本部,所以覺得其實沒什麽話説。但是直到2號的散夥飯,我才發現其實不是無話可説,是因爲覺得今後縂有更好的説話的機會,所以才沒有說,再或者是因爲覺得即便不說出現了誤會,也會有很充裕的時間來消除,所以才在某些時候用一個微笑或一聲嘆息結束尚未開始對話。可是2號這天不一樣了,不說沒機會了,大家各有前程,各奔東西,茫茫人海,恐再不能團聚了,彼時心情,如有切膚之痛,所以忘記了那些讓人慾言又止的種種所謂原因,準備開始說。可是真張開口,卻真不知道怎麽把思念的感情,對每一個人的感情都說得淋漓盡致。所以索性言貴精簡,就一句話,我愛你們。我真的愛這些與我同窗而習的夥伴朋友,我永遠也忘記不了那些名字,四年來那些笑臉,那些眼淚決不會在我腦中變得有任何一點模糊不清。因爲,四年來他們給我的愛如蘭熏桂馥,歷久彌新。

    昨天肖博陽哭了,王志哭了,在場的女生都哭了。大家都是性情中人,大家都長大了,知道盛宴難延,知道終有一刻大家會四散而去。相見時難別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緣既然讓我們相聚,命又爲什麽讓我們分開?

    我不會忘記六月二日這一天。一生中第二次喝醉酒的日子。我們離別的日子。我們坦誠的相互面對的日子。我不會忘記我們的約定,每年的六月二日,我們相聚在一起,繼續我們不解情緣!


    PS
    :想起前些日子的一首詩,那個時候有些人問我是什麽意思,我覺得現在他們應該明白了。(如果還不能明白的話,就乾脆在地上找條縫兒,讓我鉆進去算了!)

    夜靜庸人醒,窗明硯墨輕。

    三春皆暢笑,此度顧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