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菩薩蠻

    清風默默搖旌旆,愁思不讓離人睡。窗外促織鳴,連綿故院聲。

    今宵腸斷處,何日當歸去?殘月轉回廊,西風陣陣涼。

     

    PS:布法羅新雨過後,窗外蟋蟀叫聲連綿不絕,偏偏我這個背井離鄉的人,仍然未能睡眠,對故鄉和親人的熱愛和思念,頓時發作,變成此詞。說到“西風陣陣涼”,據說布城從九月份就會開始變得冷起來,然後是漫長的冬天。

    PS:從北京時間八月十一日晚間登機,到今天布城當地時間八月二十日,一直到處奔波,沒能有機會上網與家人和朋友們聯絡。讓大家掛念了。現在老朽已基本安定,租到一間一到下午就充滿夕陽的房間,總體還算滿意的。今後隨著各種事情都安定下來,就可以切恢復自然了。

    PS:初到布城,仰仗學生會的學長們安排住宿,然後又遇到了貴人,比我前一天到,辦了prepaid的手機努力找房子的徐然同學。從第二天開始,我倆就綁定地找房子,所以我在沒有電腦,沒有手機,沒做任何調查走訪,誰也不認識的情況下租到了還不錯的房子,房東似乎也還可以。這點真是讓我省心了啊,哈哈……

    PS:我總結出一個規律,如果你是女生的話,就會有學生會的學長主動開車帶你去辦理學生證件、電話、銀行帳戶等等各種手續。如果你是男生的話,對不起,辦什麽事兒,你就得腿兒著。所以我和徐然找到房子以後,接通水電網絡,搞定電話的事情,效率並不很高,每天早出晚歸的,頂多也就只能辦一樣。不過到現在為止,基本上所有的問題都解決了,今天過了非常舒服的一個下午呢!

    PS:說回房子,這回是我和徐然,一個從寧波來的小姑娘,一個從杭州來的小姑娘四個人合租。他們都是8788年的小孩兒,有的還是Ph.D.,我在裏面就覺得很糾結啊~老大徒傷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