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圣诞节

        又到一年圣诞节,在我脑海里又浮现出驯鹿拉着的雪橇,坐在雪橇上面的胖老头,和背在胖老头身上的重重的,沉沉的,鼓鼓的,园园的大礼包……几的有一个短信是说当胖胖的圣诞老人从你家那挂满了袜子的烟囱中掉下来的时候,可以用板转把他拍晕,然后就可以得到礼物了。我觉得有一点不对。圣诞老人一定是把所有的礼物放在楼顶上,挑处给你的礼物,然后下来才会合理,既然如此老爷爷从脏兮兮的烟囱里不辞辛苦的下来了,他就是要送给你礼物。也就是说你不把他拍晕,一样会有礼物,所以何必呢?所以,应该等他下来的时候到楼顶去,拿走他的礼物带,就万事无忧了……关于这个短信就说这么多了,今天这篇主要是关于圣诞前夜的,是几年前的一次去教堂过圣诞夜经历。今天妈妈说要去,可惜我没时间,就在这里回忆一下好了。

    大约是三年前吧,那一个圣诞夜,是在崇文门教堂过的。当时确实有好多人,我从来没觉得中国的基督徒有这么多,或者都像我一样,作为一个无信仰者踏入那块神圣之地,以求来年幸福美好。我们很早出发,但还是去晚了。几乎整个弥撒都是在教堂大厅的外面,看电视里的现场直播。神父走上讲台,打开圣经,开始布道。要是我当时在屋子里面,听清他具体说了些什么,我今天也许能够辨认出神父用得是CUV版还是KJC版圣经……不过那个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当时现场是没有任何杂声的。也许这就是宗教的力量,能让所有人都能认真的虔诚的倾听来自上帝的声音。这一点,科学只能自甘其后了。

    这是我最深的一次感受到宗教的力量。其实我觉得,当初吉本把罗马帝国的衰落与灭亡归咎于基督教的兴起,也许是给这个古老的信仰扣了一个大大的黑锅。谁让这个宗教,这个信仰在罗马帝国衰落后的中世纪的欧洲如此有权有势呢?东西到达了最高峰后必然会堕落衰竭,这就是轮回的法则,这就是历史的必然。基督教也一样。文艺复兴撒向人间一屡人性的曙光,启蒙运动则把阻碍人们视野的天幕撕得粉碎。宗教开始脱离政治,回归到一种纯粹的存在,作用是给人们心灵的支柱,让人们在失落时有所慰藉,在孤独时有所依靠。当人们深陷在当代社会工业化、信息化、全球化的洪流中会觉得自己的手与别人的手拉在一起,自己的心与别人的心连在一起,或者无论何时总有一个人倾听自己,一个来自天界的声音,给他们安慰……

    因此,圣诞节决不是个简单的概念,而是一个不同层面的存在。现在的人们也许不信教,也许不是基督徒,但是都过圣诞。恐怕,这个“新”的圣诞节早已脱离了宗教的意义,是一种超宗教的力量。这种力量把不同的人生在同一天晚上,集聚到了教堂,倾听上帝的代言,然后用一声Amen结束祷告,开始新的一年。

    今年自己是去不了教堂了,体味不到那种冰雪中的温暖了。不过还是要祝所有的人Merry Christmas!大家圣诞快乐,心想事成。

    PS:关于《圣经》版本的说明,CUV是指Chinese Union Version,KJC是指King James Version,即1611年的钦定版本。

     

    上图:爱德华·吉本及其代表作《罗马帝国衰亡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