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告 | 首 页 | 關於苟安和未來的一切  >>
  • 活在當下 追逐日光 - [楊以增]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oocool-logs/10435282.html

    活在當下 追逐日光

    死亡之于我們,到底是怎樣的東西?我也問過自己這樣的問題,有的時候也在夜深人靜,獨自躺在床前的時候試圖體味那樣的感覺。有的時候覺得是世界突然的黑暗,有的時候覺得是整個身體,就像不再有任何支撐一樣,一個勁地往下墜。黑暗是可怕的,墜落時耳邊的風聲也是可怕的。因此,每當再次看到旭日冉冉升起,再一次拉開窗簾,無論外面是陰晴雪雨,我都會懷著感激的心情無比愉悅的享受所有的一切,覺得又逃脫了一次劫難。

    人誰無死,面對死亡,如何才能不再恐懼,如何才能從容接受?Eugene O’Kelly,這位畢馬威謙首席執行官,在《追逐日光》裏講述了他從確診癌症到去世的3個月的人生旅程。在書中他闡述了自己如何調整心態,如何結束一段段的人生關係,如何安排自己的後事,如何去愛,去感染身邊的親人,如何真正的坦然祥和的面對死亡。

    他對死亡的看法,驗證了這樣的一個事實:未來是不可捉摸的,你既不知道10年后會發生什麽,也不知道10分鐘后會發生什麽,你甚至不知道10秒鐘后世界是什麽樣子的。既然如此,規劃未來只能帶來無法完成的願望和面對死亡的恐懼和不甘。活在當下,努力過好現實中的每一天,才能讓自己了無遺憾。我們有些時候確實是為不確定的未來作奮鬥,就像我們現在復習TOEFLGRE,ITES什麽的,都是爲了將來有一天能夠出國去,能夠有如何如何的生活。可是誰又知道呢?即使是精密計算過的,仔細推敲過的,盡力爭取過的未來就一定更加美好嗎?

    連“當下”都不能珍惜的人,怎麽配對未來有什麽願景呢?活在當下,為就在此刻生活在你身邊的你愛的人和愛你的人,還有你自己過活,才會幸福。這並不意味著我們放棄一切對未來的願望,專向空洞和虛無。我只是說,一切的努力只有爲了當下的某种目的才會有意義,才會值得去嘗試,才不會有遺憾。只在“當下”做到最好,就不會因爲突然來到的死亡而感到恐懼和不甘。應該是這麽囘事吧。

    上圖:《追逐日光》封面 

    PS:三句話不離本行。約翰·杜威(John Dewey)闡述過的三大教育理念之一就是,教育不是爲了兒童的未來,而是兒童現實生活的組成部分。這個論斷現在在除了中國外的世界廣大範圍内得到支持和擁護。是不是也和《追逐日光》有異曲同工之妙呢?

    PS21號珍珍的考試不太順利。我想說的是,那是過去的事情,那天你已經做到最好了,沒有什麽遺憾的。今天要加油!這就足夠了。

    PS:爸爸的坐骨神經出了小問題,今天去醫院了。醫生說可能要每天去醫院打針,看看能不能緩解。希望爸爸一切都好。

    PS:今天請假去駕校考交規。基本上就昨天晚上看了看書。不過考試順利通過。很好,很強大!

    分享到:

    评论

  • 不错
    回复塑料托盘说:
    這么早的都挖掘出來回覆,佩服。
    2008-07-30 14:20:39
  • 謝謝誇獎!以後常來啊!
    有事兒了也不通知一聲,批評一下!
  • 恐怖的评论。。。。好久没过来,感觉你有进步了,嘿嘿
  • 必須對下一代負責,這也許就是一個教育工作者艱難的地方。
    不管美國的理論多麽顯得暴發戶,也不管歐洲的理論多麽強調人的價值和存在,在中國一切基本上都不好用。

    所以,現在對學教育學前景非常擔心。還是從語言學或者心理學方面突破,才可能產生比較適合中國土壤的教育理論。

    你推薦的書,有時閒我是會看的。
  • 作为英美哲学在20世纪的代表,杜威的理论植根于英美哲学长期以来的传统——功利主义、科学哲学的工具理性论等,但这种哲学一向具有使人异化的倾向(就像卓别林《摩登时代》描写的),特别广泛深入地应用之后,所以作为教育者应当有所警惕。相比之下,欧陆的人本主义哲学更加关心作为个体的人的存在,感觉更有人味一些,但有时显得晦涩和不实用,当我觉得这正是无用之大用。美国人的思维和欧洲大陆比起来还太
    幼稚,就像一农村暴发户,呵呵。

    其实,你的题目“活在当下”恰恰不是英美哲学的用语,而是典型的海德格尔式的存在主义哲学命题。所以,强烈推荐你读一读存在主义哲学,比如海德格尔极其经典的《存在与时间》,当然这本书又厚又晦涩,稍微通俗一点的可以看萨特的《存在与虚无》,再不行看本导论。总之,从你的这篇文章来看,我觉得如果你读懂了存在主义哲学,一定会觉得相见恨晚。
  • 美國向來是一個實用主義國家。這與中國的傳統可能顯得有點格格不入。我也知道杜威的教育論受到很多的批判,在西方也有很多反思。但是在ECE界,他的學説還是廣泛貫徹的。至於中國的實際情況,基本上幼兒在很小就背負了過多的壓力,擔負了過多的期望。也許我們換一個角度,用一種至少現在看起來很不能接受的方法去實踐,可能會有更好的效果也説不定。誰知道呢?
  • 我对杜威的实用主义观点持保留态度,你也要慎思呀。他的观点有强烈的美国背景,典型的美国人思维方式,但现在愈发觉得美国人没文化,把什么都当成交易,或者过分追求“当下”,我觉得很粗俗。我也怀疑杜威的观点能被世界大多数国家接受?特别是理念更加先进的欧洲国家?你的依据是什么?